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文化視野 >> 男權語境下女性閱讀的詩學張揚
男權語境下女性閱讀的詩學張揚
————《紅樓夢百合詩》對原著的審美解構及其女性訴求
作者:王明貴  發布時間:2020/3/11 14:54:41  瀏覽量:
  【摘要】身處男權語境下的清代黔西女性詩人曹太夫人于光緒年間寫作的《紅樓夢百合詩》100首,用 詩歌與花結合的形式來品評《紅樓夢》中的99個女性和1個男人,其女性閱讀與對原著的解構方面,飽含有豐 富的閱讀信息,包括:女性閱讀在男權語境下的性別抗爭,對女性平等權力的訴求和婦女解放的隱含表達。從 其選擇人物方面和全組詩歌結構的布局上看,對原著的理解以及對其中人物的再評價,表現出了與原著呼應的 復調與和聲。在女性寫作上,其采取的寫作策略,既有用傳統詩歌來品評的詩評方式的傳承,也有用書法與詩 屏再表現的超越式的張揚。曹太夫人對原著的過度解析和審美解構,透射出一種“身份閱讀”的傾向,即基于 有同族等“同”的因素而對原著的過度解構和詩學張揚。
  【關鍵字】女性閱讀 詩學張揚 《紅樓夢百合詩》 身份閱讀
  經典《紅樓夢》一經問世便名滿天下,曾經出現 “開口不談紅樓夢,讀盡詩書也枉然”的情形。對《紅 樓夢》這一經典的閱讀與闡釋,詩、文、書、畫皆各顯 其能、各盡其妙。曹太夫人的《紅樓夢百合詩》,則是 在男權語境下女性閱讀與闡釋中,對原著別具一格的詩 化解析,其女性主義的審美視角與女性抗爭的意識,昭 然有意卻又隱含于詩,是中國十九世紀末特別是封建社 會末期女權思想的詩學張揚。
  邊地奇聞:一個女性詩人的詩學讀寫《紅樓夢百合詩》1990年發現于貴州省,現收藏 在畢節市博物館。然而自發現迄今已經26年,卻沒有人 對其作過專門的研究,只是把這些詩歌整理成內部資 料,或發表在內刊上,當時卻只作了簡要的報道。
  《紅樓夢百合詩》是“光緒庚辰歲七夕前湘西少 青老人六十有二”完成,并在“黔西官舍學書① ,書寫 在長134cm、寬37cm的絹紙上,然后做成詩屏②。這在處 在邊地的貴州來說,證明光緒時期就已經有《紅樓夢》 一書在貴州省的黔西縣境內流傳,且清朝光緒年間就有 女性閱讀了這一巨著,并且還以其為題材進行大部頭的 多達100首的詩歌寫作,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聞!都t樓》雜志(內刊)1991年1期曾經發表了《紅樓夢百合 詩》全部詩稿!都t樓夢學刊》1991年第三輯曾經以《<紅樓夢百合詩>在貴州發現》為題,報道過簡要的情 況,報道中援引《紅樓》雜志原文稱:“該詩的作者是 清朝光緒年間黔西知府曹昌祺的母親曹老夫人。原詩寫 于清光緒六年(公元1880年),當時作者已屆62歲高 齡。詩是用蠅頭小楷寫在四幅絹紙上,米字跡端莊秀 麗,清新雅致!雹蹞吂澋貐^博物館編印的《紅樓夢 百合詩》介紹:“作者從《紅樓夢》的人物中挑選了九 十九名婦女和一名男子(賈寶玉)為寫作對象,各配一 種花名,賦詩一首,題為《紅樓夢百合詩》,又名《百 花詩屏》,譽稱《黔西曹太夫人百花詩屏》!雹茉撛 屏現收藏在畢節市博物館,其中有二十多首已經殘缺。 詩屏上的書法字跡隱然可見。
《紅樓夢》問世后,文人學士的閱讀與解析各盡 其能,其中以花詠書中人物的也不少,如曲陽愚公《紅 樓夢百美評》,王雪香《紅樓夢評花》,無名氏《紅樓 夢百花籌》等,都是以花評人,但是以花與詩結合來評 人物的尚不多見。⑤特別是把賈寶玉也納入女性群體列 為一花,并給予詩化的品評,曹太夫人是第一個這樣做的人,其中不但有獨特的審美趣味,還隱含著豐富的女 性主義訴求的深意,值得深入探討。
  男權語境:女性閱讀的性別抗爭
  中國封建社會是典型的男權社會,男人主宰權力 世界和社會生活,對女性提出了許多限制與要求。纏足 是最典型的對女性的壓迫與摧殘,卻在這樣的男權社會 大行其道。在受教育權利方面,還提出了“女子無才便 是德”的荒謬邏輯。即使具體到一本書閱讀權,也有 “男不讀西廂(即《西廂記》),女不讀紅樓(即《紅 樓夢》)”的荒唐要求。女性不但要把自己的肢體包裹 起來,遮面纏足,“笑不露齒”,還不能表達自己的想 法,遵守“三從四德”,如果真的對自己觀點、思想有所 表達,就會落得“快嘴李翠蓮”的悲劇性結局。西蒙•波 伏娃在她的《第二性》⑥中提出男人是第一性,而女人是 第二性的著名思想,這在整個中國封建社會時期,體現 得尤其典型,絕大多數女性的天然權利被剝奪了,包括 基本的受教育權、閱讀權。在這樣的嚴酷語境下,《紅 樓夢百合詩》作者作為一個女性的身份,它所彰顯出來 的多重政治意義與社會性別意義,就特別值得研究了。 但是,即使是對女子禁錮和封鎖非常嚴酷的朝 代,還有武則天做了皇帝,還有慈禧太后垂簾聽政,也 有李清照的才情放溢,也有秋瑾豪俠逞才、英雄革命。 因此曹太夫人冒禁閱讀《紅樓夢》,肆才書寫《百合 詩》,也是時代的一個反叛。這其中透露出來的信息非 常豐富:一是曹太夫人幼年即是生長在讀書人家,從小 受過教育特別是書法教育,有知識文化積累,不是一般 的普通家庭婦女;二是曹太夫人身為官宦的長輩,她有 超脫的身份,兒子就是為官也不能限制她的閱讀與寫 作,她不是平凡的家庭婦女,即使有知識也只能荒廢; 三是封建社會到了清末已經是強弩之末,許多嚴苛禮教 已經逐漸遭到反對和背棄,對婦女的約束力大大松弛, 在一些具有先進思想的家庭中已經是略勝于無,因之《紅樓夢》可以出版,“女不讀紅樓”的訓誨已經不起 作用;四是女性爭取權力的抗爭已然興起,受教育權, 選擇閱讀權,寫作權,表達權等,都在一個個婦女的爭 取中形成了一定的社會力量,沖擊著封建的傳統的社會 制度;五是個人的秉賦起著關鍵的作用,抗爭者獲得權 利,肆才者獲得認同,社會的寬容度也在增大。從一個 特殊的視角分析,慈禧太后的擅權,也給婦女爭取權力 樹起了一根標桿,無論是好還是壞,其影響亦不可小 視。由于曹太夫人家庭的社會地位,決定了她的社會地 位是比較高的;
上一頁12345下一頁
站內搜索
點擊排行
最近更新
微信不绑定银行卡可以赚钱吗 财神捕鱼打财神秘诀 云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浙江6+1 微信捕鱼赚钱 五分彩万位五码计划投注必胜法 私募基金配资业务 二分时时彩违法吗 单数和双组一码是什么数字 平特肖最长多少期开出 四川熊猫麻将软件下